《红楼梦》76回中秋佳节作诗,贾赦为什么要特别夸奖贾环呢?

爱屋及乌!

《红楼梦》第七十六回中秋节,一家团圆,贾母和众人击鼓传花,传到谁手里,谁说个笑话。当传到宝玉时,因有贾政在场,宝玉作了一首诗,贾政看了,点头不语,后来贾政让人拿两把扇子赏给宝玉。贾兰做了,也得了赏。


轮到得贾环时,他也写了一首,贾政看后说贾环和宝玉是二难。都不爱读书。

贾赦把贾环的诗拿了过去瞧,连声赞好,派人把自己的许多宝贝拿来赏给贾环,拍着他的头说:“以后就这么做去,方是咱们的口气,将来这世袭的前程定跑不了你袭呢。”

宝玉贾环贾兰三人都做了诗,贾赦为什么特别夸奖贾环呢?

一,贾环的诗符合贾赦的价值观。贾赦认为“想来咱们这样人家,原不比那起寒酸,定要‘雪窗荧火’,一日蟾宫折桂,方得扬眉吐气。……我爱他这诗,竟不失咱们侯门的气概。”贾赦也是不爱读书的人,但是靠祖宗袭了爵位。他觉得他们这样的人家,即使不寒窗苦读,也能买个官做,没必要头悬梁锥刺股的学习。贾环诗中透露的信息与贾赦不谋而合,因此,贾赦夸奖贾环。

二,贾赦看不惯贾政夫妻和贾母忽略贾环。

贾政从小爱读书,深受祖父和父母的喜爱,贾赦不爱读书的人,他小时候没少挨打,没少受白眼。

贾赦觉得自己就是个被忽略的孩子,他不忍心贾环也被忽略,被批评,他不满贾政和王夫人偏心宝玉。

贾赦和贾环有同病相怜的感觉。贾环的诗没有那么不堪,他和宝玉的诗水平差不多,可是贾宝玉得赏,贾环却得批评,实在不公平。所以贾赦替贾环鸣不平,不仅夸奖贾环有骨气,还赏他东西。

至于许诺贾环世袭的前程,不过是随口那么一说。当不得真。

三,反映了贾赦和贾政的教育理念不同。

贾政的教育理念是严厉,孩子无论好坏他一律呵斥,从来不表扬。宝玉见他,像避猫鼠一般,死活不愿去。贾环见父亲更是吓得腿肚子转筋。

贾赦的教育理念是只要不坏我的事,就任其生长。

贾琏不爱读书,贾赦不逼他,给他捐个官。

贾珠为什么早死,与贾政的严厉管教,逼他读书,有很大关系。

四,贾赦没有什么心机,他只是单纯的欣赏贾环的诗。

贾赦读书不多,理解能力不高,对于宝玉和贾环的诗,他领悟的有限,贾环的诗,他完全理解,所以他夸奖贾环。

至于说贾赦有意挑起贾环对贾政和宝玉的不满,还不至于。贾赦对宝玉也不错。宝玉被魇,贾政都放弃了,贾赦到处求神拜佛的治疗宝玉和凤姐。

润杨认为,贾赦夸奖贾环,没有阴谋,不要把《红楼梦》当成阴谋论。

我是润杨,欢迎关注我的头条号润杨的红楼笔记!


 

《红楼梦》76回中秋佳节作诗,贾赦为什么要特别夸奖贾环呢?

  是75回,贾赦特别夸奖贾环。

  咱们一起回顾下情节:

  中秋节,一家团圆,贾母和众人击鼓传花,传到宝玉手里,宝玉说自己讲不了笑话,在贾政的允许下,宝玉作了一首诗,贾政看了,点头不语,贾母问时,贾政表示还行,只是不肯念书,到底词句不雅,至于如何不雅,全诗是什么样的,曹大神没写,我们也就看不到了。贾母说又不是让做才子,得奖励,于是贾政让人拿海南带来的两把扇子赏给宝玉。贾兰做了,也得了赏。

  到得贾环时,贾环一心想表现一下,也写了一首,贾政也看了,看着里面不乐意读书的意思后不高兴地批评他,和宝玉简直就是二难(难兄难弟)。说的话都不好听了,奖赏自然也没了。贾环这孩子的心里,肯定难过得很呢。

  这个时候,贾赦把诗拿了过去瞧,连声赞好,说:“这诗据我看甚是有骨气。想来咱们这样人家,原不比那起寒酸,定要‘雪窗荧火’,一日蟾宫折桂,方得扬眉吐气。……我爱他这诗,竟不失咱们侯门的气概。”派人把自己的许多宝贝拿来赏给贾环,拍着他的头说:“以后就这么做去,方是咱们的口气,将来这世袭的前程定跑不了你袭呢。”

  宝玉贾环贾兰三人都做了诗,贾赦为什么特别夸奖贾环呢?

  首先自然是对贾母贾政偏心的不认可。

  在贾母这里,她明显偏心贾政。不但住着正房,夫妻俩还把管家的权力给拿走了,作为长子的贾赦却只能委屈地站一边,贾赦夫妻的心里,可想有多别扭。所以这天,趁着大家都讲笑话,贾赦也讲了个偏心母亲的事来,以贾赦官场老油子的阅历,能在这么重要的场合说出来,的确是怨气满满。

  上一辈且不去管它,到了贾环贾宝玉这里,贾政贾母也都偏心得厉害。贾宝玉是聪明,是好孩子,是长得像国公爷,可是贾环也已经长大了,也没有那么不堪,从贾政的评语来看,兄弟其实是差不多的,可是贾宝玉得上赏,贾环却得批评,实在不公平。贾母那里也是,完全两个标准,所以贾赦在众人面前说,咱们这样人家,不需要苦读,读点子书明白道理就行了,反正到了该做官时自然有官做,怕什么呢。就这么滴,你们打压的人,我来夸一夸,你们看不起的,我来赏一赏,反正我和你们是“敌人”,他是你们的“敌人”,也就是我的朋友,帮一帮朋友,也是应该的嘛。

  至于贾环可能有世袭的前程,当然不是指爵位,因为无论怎么算,贾赦现在的一等将军的爵,也不可能轮到贾环,除非贾琏啊贾琮贾宝玉啊贾兰啊都统统死了,才轮得到贾环。再说这爵不是他贾赦想给谁就给谁,权力在皇帝那里了,贾赦还不至于这么糊涂乱说话。没有爵位袭,但贾环也可以得恩荫。只是贾家子弟,要想恩荫,上个本,皇帝看着挺满意,给个小官当一当,就如当初贾政一样。所以贾赦说的这话,并没有什么问题。

  其次,显示了贾赦贾环两人不同的教育观念。

  贾政的教育观念是严,严,严,动不动就呵斥,叉出去,清客面前,外官面前,贾政都是以严父的形象出现的。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有很多时候,他也有点做给人看的意思。做得不好,要骂,做得好,也喝出去,很傲骄。宝玉见他,就如雷劈似的,怕得很,贾环更是。

  贾赦其实也不是个靠谱的父亲,他自己都做得很糟糕,可是他对贾琏的管教,总体来说还算是赏罚分明,虽然很多时候不着调。比如说贾琏办差,买个古扇的事做得不好,打得他下不了床(不关他的事啊,人不卖);鸳鸯的事没办好,邢夫人把两口子狠骂一顿(估计是贾赦授意的,邢夫人听话得很呢,不关他们的事啊);王熙凤被魇,贾赦着急忙慌得乱想办法,死也不肯放弃救治,未尝不是希望儿子的助力能一直存在;贾琏去平安州漂亮地完成了任务,贾赦赏他一百两银子,还有一个娇滴滴的大美女秋桐。这奖励看起来是让人哭笑不得,可是再想到贾琏后继无人,赏个丫头给他,荒唐的举动背后,也是老父的一片真心呢。

  贾环是个庶出的孩子,人憎狗厌的,实在是没人疼,满以为自己搜肠刮肚写出来的诗能得到父亲的赞许,可是被狠狠地批了一顿,脸面全无,他心里想必很委屈,可贾赦一番表扬,暖了这个可怜孩子的心。(文/宛如清扬)

因为贾赦不得贾母的喜爱,在家里虽然是长子却是不得意,贾环也不得家长们的喜爱,他们同病相怜,贾赦在这里就特意要抬高贾环,很正常的心理表现!

贾环做诗谜不大好,贾政不大喜,贾赦夸。认为他们这样的人家不必多读书,将来有官做,世袭少不了他的。贾政不高兴,他才多大对他说这些。贾赦话里有话,贾家世职贾赦袭了,因为他是老大。因为世袭,大房二房定有介蒂。如果贾政世袭,承袭世职的也不是贾环,是贾宝玉。贾赦此番言语有故意之嫌,为自己开脱,以化解贾政不满。也在表明老大世袭应当,贾政不应计较,他自己也两个儿子,他有世职能给贾环吗?不也得给老大宝玉吗?正话反说。认为贾政不要为此耿耿于怀,影响兄弟感情。他应该是这个意思!

贾环也是个很有才的人,在红楼梦里面,贾环的诗胜过诸多人,但因为庶出,其母不济,被各种人挑唆,才落得如此不堪,不象其姐,由王夫人亲自教养,显得格外不同,这就是封建社会的嫡庶有别,尊卑等级呀